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统计视点
“猪周期”与猪肉价格周期性波动研究
文章添加时间: 2018-01-16     文章点击数:     

  

   猪肉价格波动周期与生猪生产周期性波动(简称“猪周期”)紧密关联,“猪周期”直接决定着猪肉价格的周期性波动,猪肉价格的波动直接影响着生猪生产的周期性波动。通过对近几年“猪周期”和猪肉价格波动数据进行分析,揭示我市“猪周期”运行规律及对我市猪肉市场和猪肉价格波动的影响,进一步揭示我市猪肉价格波动的规律。发现并掌握“猪周期”运行规律和猪肉价格波动规律,按照“养猪规律”进行畜牧业的生产,可以帮助农民少走弯路、减少损失、增加收入;政府可以按照“猪周期”运行规律,对畜牧业生产进行指导,帮助猪农增收;政府有关部门可以按照“猪周期”运行规律和猪肉价格波动规律,掌握消费市场供需状况,并对供需趋势进行分析和预判,及时采取措施对市场进行调节,把对人民群众生活的影响降到最低。              

  一、“猪周期”的由来

  首先,价值规律是商品经济的基本规律,只要存在商品经济,价值规律就会发挥作用。生猪作为一种商品,其价格受供求关系的影响,始终围绕着生猪价值上下波动。在正常情况下,生猪价格与供需成正相关关系。生猪供给大于需求时,生猪价格就会下跌,生猪供给就会减少;反之,生猪需求大于供给时,生猪价格就会上涨,生猪供给就会增加。其次、猪产品同其他农产品一样,具有生长周期较长、途中很难改变的特性,其生产也随着价格的周期性波动而呈现周期性。因此,学术领域称其为“生猪生产周期性波动”,简称“猪周期”。即生猪生产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生猪价格上涨--母猪存栏量增加--生猪供应量增加--生猪价格下跌--养殖户淘汰母猪--生猪供应量减少--生猪价格再次上涨……”的规律。

  “猪周期”示意图

  

  二、“猪周期”的表现特征

  “猪周期”一般经过:谷底期--回升期--高峰期--下滑期--衰退期6各阶段,形成一个完整的周期。我国的“猪周期”存在以下几个特征:1、周期跨度长且比较稳定。一般一个完整的“猪周期”时长跨度一般为3--4年, 35--48个月, 1080--1470天之内,但近三个“猪周期”长都是48个月上下;2、周期波动幅度逐步加大。从近几个“猪周期”走势看,峰谷生猪价差额分别为2.68元、6.0元和5.16元,差额逐步扩大;3、周期重心不断上移。表现为:一是峰谷生猪价均价逐步上升。近几个“猪周期” 峰谷生猪价均价分别为3.84元、6.0元、7.08元和7.78元。二是谷底价也逐步抬升。近几个“猪周期” 谷底生猪价分别为2.5元、3.0元、4.5元和5.24元。两方面均表示“猪周期”的猪价重心不断上移,呈波浪上升趋势;4、猪价围绕猪粮比上下波动幅度逐渐增大。表明在一个猪周期内高盈利的同时,巨亏损的风险也进一步增大。

  近四次猪周期走势图

  

  三、“猪周期”与CPI的关系

  从历史上看,我国通胀周期受到食品项影响较大,无论宏观经济如何波动,食品价格始终成为CPI涨跌的主要推手,而食品项的运行则明显是由肉禽类价格,特别是猪肉价格所主导,换句话说,CPI 波动与猪肉价格之间存在明确的正相关关系,这从两者同比增速的数据图表中可以明显的看出。由于猪肉价格上涨具有波动幅度大和不可替代效应,因此猪肉价格上涨将对CPI将产生较大影响,从下图我们可以看出,猪肉价格与CPI走势有着良好的正相关关系。表面上看,猪肉价格占CPI权重不大,但由于猪肉价格从波谷到波峰往往具有较大的波动幅度,对CPI数据会产生较大影响。从历史数据来看,CPI同比走势和猪肉同比非常一致,猪肉价格对我国CPI的影响非常大。2012-2016年,猪肉在CPI中所占比重分别为3.27%、3.20%、3.17%、3.21%和3.16%。当猪价上涨超过30%时,会拉动CPI1个百分点以上。2007和2011年猪肉价格涨幅都超过了30%,2007年8月猪肉同比达到80.9%,拉动CPI2个百分点以上,猪肉价格和CPI两者拟合度非常高。猪肉在CPI中所占比重比较大和波动比较大共同导致了猪肉对我国CPI有较大影响。有专家说中国CPI运行周期就是“猪周期”,是有一定道理的。

  我国2006年—2012年猪肉价格与CPI走势图

  

  四、本轮“猪周期”走势预测

  从供给方面看,据农业部6月份最新数据,我国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继续下降,同比去年分别下降了4.8%和4.2%,创今年新低。能繁母猪是养猪业最重要的生产资料之一,母猪的养殖周期比较长,培育能繁母猪需要6个月,孕期4个月,仔猪长成肥猪出栏需要6个月。因能繁母猪减少将带来仔猪数量的降低,这会直接影响到未来一年的生猪补栏不足,存栏下降,生猪生产能力下降。

  本期的猪价决定着下期的供给量。“猪周期”常见的表现是,生猪养殖户会根据市场价格的波动主动调整养殖规模,而生猪价格下跌往往伴随着存栏量的下降。从当前的价格走势研判,当前猪价的供给性大周期已走入下行区间。虽然短期内猪价依据市场需求或有涨跌,但波动不会太大,下行趋势不会改变。综合判断今年下半年能繁母猪存栏和生猪存栏还会继续下降。

  近几年生猪存栏和猪价变化

  

  从需求面来看,中国经济整体进入新常态,基本面还偏弱。当经济增速下滑,居民收入水平增速减缓的背景下,市场对于猪肉的需求也会下降。经济增速影响猪肉需求的主要路径在于餐饮消费,这部分消费是在家庭外进行,会受到经济增速的影响。当经济减速时,收入水平增速也会下降,居民会减少外出用餐,而外出用餐往往对肉类的需求都比较大。同时,居民收支预期的降低,也会降低居民家庭对猪肉和猪肉制品的消费欲望。

  从猪粮比关系看,猪粮比与生猪的存栏量之间存在良好的正相关关系。猪粮比上升,养猪利润增加,养猪户扩大养殖规模的意愿增强,生猪存栏量增加;反之,粮价走高将对猪粮比指标产生下行压力,侵蚀养猪户的利润,养猪户面临亏损,只能将生猪存栏规模缩小。因此,猪粮比持续下降直接导致了生猪存栏量增速回落。在我国,通常以猪粮比为标准来判断养猪的盈利状况,当猪粮比大于6:1为盈利,小于6:1则为亏损。今年以来,玉米价格低位运行,而玉米是猪饲料的主要原料,玉米价格的下降,延缓了猪粮比的缩小速度。今年6月份,玉米价格同比下降3.7%,猪粮比由去年的9.41∶1下降到6.73∶1,但仍高于6∶1盈亏平衡比例线,养猪仍能赚钱但盈利空间在缩小。

  

  有利可图使养殖户降低存栏量的迫切性没有进一步增强,减缓了存栏量的下降速度。但种种外界的因素并不能改变“猪周期”的运行规律,只能是延缓或拉长“猪周期”运行时间。目前猪粮比刚刚破7:1,距破6:1甚至是破5:1还有空间,猪价下行尚未见底。

  本轮猪周期运行及预测图

  

  结合供需等多方因素来看,目前,平顶山市的猪市正处在“猪周期”运行中的下行通道,渐入“寒冬期” ,猪农仍有薄利可赚。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猪肉价格还将在低位震荡中下行,猪肉价格可能正迎来史上最长的调整期。据综合因素和前几次“猪周期”循环情况推算,本轮猪周期的时长1460天左右,2014年4月21日开始上坡,上坡769天,2016年5月28日达顶峰。5月28日顶峰后开始下坡,经推算下坡需690天左右,到目前(2017年8月20日)已有450天,还有240多天下坡路,预计2018年4月下旬触及谷底后反转进入下一个周期。当然是否反转,到时还要看猪粮比是否下降至触底(即触及到猪农承受亏损的心理底线),能繁母猪存栏量是否下降至触及到全国4800万头的底线。

  五、掌握“猪周期”运行规律,促使养猪业健康发展

  (一)理性认识“猪周期”。一是“ 猪周期”是一种市场规律,人们可以适应它、影响他,但不能改变它;二是“ 猪周期”是一把“双刃剑”,价高伤民,价贱伤农;三是“猪周期”不仅仅是由供给周期决定,需求面也对猪肉周期有着很大的影响;四是国家政策的调控和引导只能缩小周期波幅,延缓或拉长周期运行时间,不会改变周期运行方向;五是在“猪周期”中并不是上升期就赚钱,下降期就亏钱,关键看猪粮比是在6:1之上还是之下;六是“猪周期”不是中国独有,养猪业发达的西方国家也存在“猪周期”。由于我国散养和小规模户多而西方国家的大规模养殖企业多等养殖结构不同,西方的“猪周期”表现为时间短振幅小;七是随着生猪养殖规模化程度提高、养殖结构政策性导向、信息化程度、养殖资金实力提高、猪肉期货、饲料原料期货等市场对冲平台缓冲风险等多种因素影响,猪周期格局正发生着本质变化,暴涨暴跌代即将过去,猪周期的价格波动会逐步缓和。

  (二)把握猪周期变化规律。要综合供给和需求两方面的因素。从供给面来说,要综合看母猪和生猪存栏量,而能繁母猪存栏量更加具有指示价值,当能繁母猪存栏量下降到历史低点时,往往意味着一个旧周期的结束和一个新周期的开始。从需求面来说,就要看GDP增速和货币供给量,当然货币供给量对于需求的形成有一个7-8个月的滞后期,当经济过热时,如果再叠加供给短缺,那么会容易到达一个猪周期的波峰。

  (三)加强政府调控力度,及时指导,促使养猪业健康持续发展。

  中国生猪业已经出现多次周期性波动,这种周期性大幅波动,使猪农叫苦不迭,“赚一年、平一年、赔一年”。猪肉价格事关市民的“菜篮子”,养殖户的“钱袋子”,“价高伤民、价贱伤农”。这种周期性波动,当中有多个深层次问题亟待解决。需要积极适应猪周期规律性变化,采取一些措施,减小周期性波动的幅度,减少猪农损失,增加猪农收入。

   一是加强市场宏观调控,完善政府财政补贴,提高生猪饲养户应对市场风险能力。制定长期合理的补贴政策,能繁母猪补贴要实行常态化,落实生猪调出大县奖励、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建设、生猪良种补贴等扶持政策,增强引导能力,构建政府支持生猪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促进生猪养殖产业的健康发展、有序发展和绿色发展。

  二是提升生猪养殖行情监测和信息服务能力。现在经营者多少都有了一定的“猪周期”意识,但绝大多数散养户并不能及时掌握市场信息,再加上盲目的追涨惜售与恐跌滥杀,从而导致养殖户始终处于受损最大的弱势。所以加强市场行情监测,提供高质量预警信息对于目前的养殖企业来说意义重大。要建立以价格为主的畜牧业生产和市场价格预警机制,设立存栏量、价格行情警戒线,当能繁母猪、生猪存栏量、价格行情接近警戒线时,及时通过专业渠道向社会公众提供预警。同时也要加强基层养殖及屠宰加工生产和流通企业的调查研究,准确研判生猪价格走势,及时向养殖企业发布高质量监测预警信息。打造“互联网+猪”网络信息平台,把整个养猪行业内的各种资源整合到一起,实现对整个猪产业全链条的平台服务,形成良性、公开透明的市场。

  三是发展肉类产品加工等产业,完善生猪产业链建设。完善生产者与流通者之间的利益联结机制,建立稳定的经济合同关系。鼓励屠宰企业发展生猪养殖、收购、加工、配送、连锁零售,推进产供销一体化运营。积极探索建立生猪期货市场,通过期货市场“多”“空”机制,尽可能规避市场风险。

  四是转变养殖生产方式,发展规模化养殖。要化解这种周期性波动,最主要的还是要发展规模化生产。规模化养殖不会改变猪周期规律,但能提高抗风险能力,减弱猪周期波动幅度。追涨杀跌,快进快出,缺乏理性补栏的散养户大量存在,是造成生猪价格波动幅度加大的原因。要通过各种扶持、鼓励措施,发展生猪的规模化生产,增强养猪业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这是加快跳出生猪周期性大幅波动的关键。

  五是加强生猪疫病防控体系建设,提高生产经营者抗拒自然灾害能力。要加强对生猪疫病的基础免疫工作,提高疫苗免疫覆盖率;推进对生猪饲养中疾病传播监测工作,避免疫情对生猪生产和价格造成重大波动。  

  六是改变养殖结构,打造特色养殖,提高肉类品质。随着消费者饮食结构的改变以及对食品安全的追求,市场对猪肉的需求也正发生转变——普通猪肉与高端猪肉的需求分化越来越明显,生态绿色猪肉将会是一个价值增长点。在坚持以质量求生存,通过改良品种走特色养殖道路,打造老百姓吃得起特色放心猪肉的同时,提高规避“猪周期”风险的能力。